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戏剧歌舞 > 正文
创新理念,才能闯出市场
2021-02-22 15:22:06

“25号不行,我们还在青岛呢,下次再来山东演出,一定优先考虑淄博。”7月15日到25日,北京市曲剧团将携经典大戏进军齐鲁市场,走进烟台、潍坊、青岛三地巡演。因为时间冲突,7月3日,北京市曲剧团团长孙东兴婉拒了淄博市相关部门希望曲剧团到当地演出的邀请。眼下,北京市曲剧团正在排新剧,同时承接了多项大型文化活动的组织工作,要忙的事太多,无法在巡演中耽搁太长时间。

“闯市场最怕坐地经营,等人上门。谁的意识超前,善于把自己推销出去,谁就能抢先一步享受市场带来的福利。”孙东兴表示。近几年,在抓好剧目生产的同时,北京市曲剧团逐渐完善现代企业制度,不断创新理念,这使剧团成了在文化市场能够四两拨千斤的文化企业。

多种宣传一齐上

“《锅儿挑》是什么?没有听说过。”2013年初,在北京某超市,手里拿着北京曲剧《锅儿挑》的宣传单页,听到市民对北京曲剧的生疏感,想想前不久拍着胸脯立下的军令状——大剧场商演单场收入一定突破10万元,北京市曲剧团主管营销的副团长崔迪不禁倒吸一口凉气。习惯于靠政府扶持资金过日子的曲剧团当时还不了解,想从老百姓的腰包里赚钱有多困难。

“一说老舍大家都知道,但老北京曲剧很少有人了解。而且我们以前单场演出的平均收入也只有5万元。”崔迪说,她所在的演出经营中心里都是脸皮薄的年轻演员。一听说要上超市吆喝卖票,起初连一队之长的崔迪也觉得“拉不下脸”,几个人扭扭捏捏眼看要下班了却一张票也没卖出去。收摊前最后一小时,崔迪不得不改变策略,在降低票价的同时,也放下架子主动找人搭话。经过一番努力,第一天上阵总算打破僵局,卖出400多张票。

陆续地,营销小分队还衍生出进社区、公园等营销手段,豆瓣、微博和微信等新媒体工具也被利用起来,网上订票的观众还可享受免费送票上门的服务。2014年,北京曲剧的宣传走进了北京大型商场,10万张精美明信片发放到500多家咖啡厅、餐厅及小剧场中。他们还登记观众信息,把感兴趣的观众发展为北京市曲剧团的会员,邀请他们参加免费讲座。“原先我们需要打电话通知会员来听讲座,现在他们非常关注讲座的时间和内容,而且往往听完还不走,围着主讲人请他们解答自己的疑问。”北京市曲剧团艺术室副主任顾伯岳说。

回想起2012年刚接手演出经营中心时战战兢兢立下的年收入500万元的目标,崔迪感慨万千。如今这个数字早已翻番升至千万元。2015年上半年,北京市曲剧团演出168场,实现演出收入699.32万元。其中,经营性演出75场,演出收入518.62万元,占总收入的74.1%。

做活做大公益市场

作为全国文化中心,北京的文化市场需求强烈,竞争也激烈。为了生存,争夺北京市百姓周末大舞台、周末场演出计划、农村“文艺演出星火工程”等公益惠民项目的政府补贴一度成为不少文艺院团的主要收入。北京市曲剧团在把握惠民演出机会、积极送戏下基层的同时,也变被动为主动,通过与各文化部门的合作,寻求更多机遇。

6月以来,由北京市文化局主办的2015年第四届“春苗行动”北京市优秀少儿题材剧目展演正在各剧场上演,活动将持续至8月。除了演出,今年的活动还增添了不少新看点:很多孩子抱着首次为活动设计的吉祥物“豆豆娃”走进现场;每看完一场戏,小观众们都抢着在标有20场剧目的盖章本上盖戳留念。吉祥物、盖章本、20万支免费八喜冰淇淋,这些以往三届“春苗行动”中没有出现过的“点子”,就是承办方北京市曲剧团想出来的。为了能让赞助商北京艾莱发喜食品有限公司动心,崔迪带人统计了所有参演剧场的具体观众人数,给对方拿出了一整套可行的宣传方案。今年,北京市曲剧团还与顺义区文化委员会联合创排北京曲剧箭杆河边的新故事之《十不闲传奇》,并将进行全区巡演。另外,曲剧团还启动了与丰台区文化委员会联合策划的现代剧目《农民·居民》的剧本创作工作。

北京曲剧进校园是北京市曲剧团借助公益力量开拓学生市场的又一大举措。去年5月,北京市曲剧团与东城区方家胡同小学达成协议,将北京曲剧引入小学课堂。作为老舍先生第一个执教的学校,该校学生在剧团的指导下,今年初在天桥剧场演出了老舍唯一的一部儿童剧《宝船》。近日,由北京市曲剧团指导、清华大学附属中学上地学校老舍戏剧社学生排演的北京曲剧《四世同堂》也已进入紧张的排练阶段。在传播传承北京曲剧艺术的同时,北京市曲剧团也培养了一批未来的观众。

借力金融资本探索市场化模式

2013年底,北京市曲剧团被文化部确定为全国地方戏创作演出重点院团。这几年也成为孙东兴眼里“北京曲剧发展的最好时光”,全团人解放思想、自谋出路,攒下不少家底,这让孙东兴脑海中很多盘旋已久的想法有了落地的信心。

当然,最急迫的还是给尚无剧场,也没有固定排演场地和办公地址的剧团找个稳定的“家”。其次,筹划已久的老舍艺术剧院虽然早已得到了老舍先生4位子女的授权,却仍没有找到理想的合作伙伴。“感兴趣的公司很多,但除了资金实力,我们更希望对方拥有与我们相契合的发展理念和精准的投资眼光。”孙东兴表示。而北京市曲剧团自从2015年春节期间主办了北京首届天桥小年文化庙会后,预计将在2016年春节期间推出两场由曲剧团原创的大型交响音乐会,用实际行动告诉市场,北京市曲剧团不仅能唱好北京曲剧,还能做好很多事情。

老舍艺术剧院成立后,北京市曲剧团还将尝试通过银行贷款获取新剧目创作资金,利用北京市文化产业中优秀剧目创作政府贷款贴息的政策免除还款利息,在一定时期内通过票房收入还清贷款,利用剧目持续创造利润,以完善自身造血机制,激发生产活力。

“当然,我们也希望文化部门更重视全国各地方戏曲剧种和院团的发展,在票价、场租、北京曲剧走出去等方面出台相关政策,进一步打通市场和受众间的隔膜,为院团发展提供良好的外在环境。”孙东兴说。


松鼠Ai收费标准 https://www.isc.org.cn/zxzx/ywsd/listinfo-37644.html
相关新闻
卓逸百姓网